唐老板

鹿晗点了根烟。
凌晨的地下车库,只有极少的车远远开出去。
咳得厉害。
还是不习惯,鹿晗伸手把烟扔了出去,总是没有那天的味道。开车,绕过车头,抱出刚买的一堆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半夜突然开车到郊区的超市买回来洗漱用品和方便食品。上次的被老高全一把扔了出去,还记得他红着眼眶吼:“你他妈是不是有病?!”那是多久以前,刚回来吧,天天把两个人的照片看个没完。
抱着东西上楼,一瞬间觉得这场景还挺熟悉。好笑了,之前每次都是抓着小孩手上楼,俩人看着傻笑再互相捂住嘴。

最后一次吴世勋一言不发抓着自己手腕上楼,自己拿另一只手攀着他:“你停下。”吴世勋没扭头,自顾自地走得飞快。
“你他妈停下!你现在是在干嘛,对队里成员最基本的关心?我他妈要走了你来关心我?!”
滴答,楼上水管一滴滴漏水。吴世勋顿了两秒,转身将自己按在墙上。背后的墙上有水渍,渗着森森凉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