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板

古早的脑洞。

大概就是崔艺术家和他的权艺术品。

“借火?”靠在墙边的男人抬了下眼,下眼线有些晕开倒反而更添一丝妩媚。嘴里吊着的烟轻轻一抖,没有拍开对面人随着问题揽上来的手,一歪头避开对方手里的火机直接对上了忽明忽暗的烟。 下一刻,在那人手要揽上来的前一秒反手抽出后腰藏着的刀片,歪进对方怀里的瞬间直接抵上了对方的喉咙。 “靠,咳咳咳咳咳咳咳这烟谁的!丫的呛死老子了!”男人从耳朵里掏出通讯器朝背后一扔,被后面刚好赶上的人一把接住。边伯贤抱住男人小腿哭号:“鹿哥鹿哥您别砸了,这月第五个了鹿哥,吴sir要弄死我了鹿哥,您不会吸烟怎么能怪烟呢嘤嘤嘤,鹿哥鹿哥我错了您别拖我……” “边伯贤这次报告五千字。”鹿晗拍拍边伯贤的脸一脸友善。


“Good job!”吴世勋把夹子拍在桌子上,“昨天解决掉那个,身上藏了不少东西…” “吴sir,打断一下,昨天那种货色不必要玩cosplay了吧,何必还扮MB啊。”老子这月都扮了八次了靠。
那是因为吴头想看啊!其他人你懂我懂大家懂都一脸“两位sir的恶趣味真是够了你们能不能回家玩”
“鹿sir有意见?我看各位同事也有话要说?”
艹!所有人内心哀嚎“你推卸责任别带我们求你们了”但仍是一脸“啊不我们谨遵吴sir教诲完全没意见没啥想说的散会吧”
“OK,那这案子结束三天假期,散会,哦,鹿sir留一下。”话音落,会议室里空无一人,废话打扰头儿跟姘头简直就是作死!

吴世勋拉开椅子坐到鹿晗旁边,手撑着脸抬眼看他“你不满意?”鹿晗内心怒吼你这个姿势很暧昧啊暧昧啊你知不知道,表面还是高贵冷艳的往椅背上一靠“吴sir你不打算解释?你难道不知道我的水平,何必扮什么MB?还是吴sir不信任我?”吴世勋显然没打算放过他,反而直接两手按上扶手把鹿晗整个人圈了起来“你知道我指的是你一直躲着我。”
鹿晗一僵。就知道他肯定会提这茬




鹿晗点了根烟。
凌晨的地下车库,只有极少的车远远开出去。
咳得厉害。
还是不习惯,鹿晗伸手把烟扔了出去,总是没有那天的味道。开车,绕过车头,抱出刚买的一堆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半夜突然开车到郊区的超市买回来洗漱用品和方便食品。上次的被老高全一把扔了出去,还记得他红着眼眶吼:“你他妈是不是有病?!”那是多久以前,刚回来吧,天天把两个人的照片看个没完。
抱着东西上楼,一瞬间觉得这场景还挺熟悉。好笑了,之前每次都是抓着小孩手上楼,俩人看着傻笑再互相捂住嘴。

最后一次吴世勋一言不发抓着自己手腕上楼,自己拿另一只手攀着他:“你停下。”吴世勋没扭头,自顾自地走得飞快。
“你他妈停下!你现在是在干嘛,对队里成员最基本的关心?我他妈要走了你来关心我?!”
滴答,楼上水管一滴滴漏水。吴世勋顿了两秒,转身将自己按在墙上。背后的墙上有水渍,渗着森森凉意。